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头,也许记忆也就从这里开始了。
刚毕业时,在实习的工厂见到的她,偷偷从同事的NOKIA5200里找到了她的电话。一直没敢拨通。后来,跟着同学跳槽,离开了H市,在火车上给她发了第一条短信。
联系就这样开始了,偶然有一天短信聊起生日(那时候并没有微信),
她;过生日你想要什么礼物啊?
我;没啥特别想要的。
她;那你喜欢什么啊?
我;我喜欢你啊
她;那就给你吧

于是就这样在一起了,也是当天,我决定辞职回去,人事不准。第二天再次请辞,人事准奏。踏上了返乡的列车。
我刚回去的第二天,还没来得及理发。中午,给我打电话,叫我去西边栅栏,隔着栅栏,递给我两颗鸡蛋。"生日快乐,早上我妈煮鸡蛋,就给你带了两个。"
那时候的我,不知道说谢谢。
"你头发这么长了,该剪剪了。"
于是,晚上她陪我一起去理发。
她生日的时候,我在一本书中,掏空了一颗心形,放了一条项链,去复印店打印了封皮,粘在书面上。送给了她。
(也许现在的人,可能觉得很low吧)
那一年的整个春夏,我们都在工厂的四周寻找着五瓣的丁香花。
那一年,我们住在一起了。
在为期半个月的时间里,同床共枕。我们却没有走最后一步。每次忍不住的时候,都借口跟她说我要上厕所,偷偷自己解决。当时真的只是怕,万一以后娶她的人不是我,别人会嫌弃她不是处女而欺负她。
那一年,她为512遇难同胞捐了200块钱,全厂最多的。
也是那一年,我们为了逃票,在植物园里经历了一场午夜的瓢泼大雨。
那一天,被雨淋透的我们躺在植物园的长椅上,我枕在她腿上。被别人偷拍,她,执拗的要求别人删掉。
也是那一天,从来没吵过架的我们,彻底分开了。
那天的场景直到今天依然清晰。
两只刚被一整天夏风吹干衣服的落汤鸡,手拉着手压着马路。那个时候,路边设计签名的小摊还很有市场,我和她,一人一个。路上,她全部收起来了,不给我。于是,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争执就这样开始了。我们大吵了一架。争吵的内容不记得了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们都没有问候对方的家人。最后,我气哭了。没错,作为男人我被气哭了。我把她一个人扔在了离她宿舍300米的地方。可是我却忘了,那是黑灯瞎火的300米。没有我在,她会害怕。
那晚之后,以后再也没有以后了。
9年来,曾经无数次恨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把一个女孩子独自扔在路边。9年来,无数次梦见她,却都是她笑的模样。甚至回想起当时她说"我们还是别在一起了,我妈知道你,你家是农村的,在一起将来没有未来的"这句话的时候的表情,都那么温柔。
前阵子又梦见她了,梦见从来对网络没有兴趣的她,在教她的孩子打LOL。醒来时,面对着空旷的房间里,不再是泪流满面。而是真的觉得,如果结局是这样,也挺好的。
这就是我的故事。
那年丁香,花开五瓣。

最后修改:2017 年 10 月 29 日 05 : 03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