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一月的第一天凌晨三时许,我被两个记不清面孔的男人从绿化带里叫醒。

说起为什么我会睡在绿化带里?这绝壁是一个悲伤的故事。
昨日17时07分,谭姓友人来电,邀请晚上去嗨皮,微信告知我,他下班后要开会,可能会稍晚些,到达地点后直接问老板娘,预定了二楼的雅间。
18时57分到达谭先生预定的饭店,问过服务员后,在服务员的带领下,来到了二楼的“雅间”。三张桌子,其中一张是二楼服务员的工作台,另一张桌位坐着3名食客。而谭先生预定的,是剩下的那张桌位....果然是“yǎ间”!令人哑口无言的房间。
等待了十几分钟后,谭先生到达战场,在经过我和另外两位友人对“yǎ间”的重新定义后,谭先生决定换 真·雅间,众人坐定后,开始了长达三个小时的鏖战,整个用餐过程不详细描述了,因为很多细节已经记不清了,喝了多少酒也记不清了,只知道肚子里好满,好满....
酒足饭饱后,谭先生提议去唱K。于是众人转移阵地,又开辟了一片新战场....具体细节?只有老天爷记得。
这场战斗终于在十一月的第一天的第一个小时里结束了。
回家的途中,我扫了一辆小蓝车,在立交桥下面宽阔的非机动车道上愉快奔驰着,左右摇晃着。终于在某个绿化带附近,我的肢体再也不能听从我的大脑发出的命令,冲进了绿化带。我,也趴在了绿化带里。想起身,却很无力,于是翻了个身,想着稍微缓一下再起...看着半边立交桥,半边星空,微风吹过,甚是舒服。舒服的我闭上了眼睛。
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眼前是两个陌生男子“你怎么睡这了?你家人呢?把你家人电话给我,我帮你联系你的家人吧?” 我摇晃的站起身,挥挥手,扶起我亲爱的小蓝,继续驰骋在宽阔的非机动车道上。

你曾经越讨厌的样子,越有可能会是你将来的成为的样子。 我,讨厌酒鬼。呵呵

最后修改:2017 年 11 月 01 日 10 : 12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