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乡记

原本并没打算在这么拥挤的时间节点回东北,这十年来也从未在这个季节回过东北。

28日

终于在28日中午,各种纠结的结果就是确定要走一趟。哪怕是站28个小时,抬起脚就再也放不下去也要走这一趟。于是,下班就去了火车站办理临时身份证明。一路上说不准是激动还是紧张,拿着手机的手都有点微微的颤抖。临近一个路口的时候,一个女学生骑着哈罗电动车,篮筐里一手扶着行李箱,冲我坐的出租车喊着问,去不去火车站,可不可以捎上她,给钱。司机仿佛有些犹豫,也似乎在征求我的意见。我想了一下便示意司机,可以带上她。于是过了路口,学生上车。途中一直要求司机再快些,她要赶(下午)6点04分的火车。在5点58分的时候,出租车停在了距离火车站500米的地方。不知道这个倒霉孩子有没有赶上车。我则在关着门窗的公安临时制证处前徘徊了半个小时,不断地敲门,敲窗,就是不见有人。期间不停地四处张望,期望能碰到一个在售票大厅的工作人员,实在不想去问询兼改签的窗口排队。终于在我第N次的目光扫射中,看到了一顶帽子,铁路工作人员的帽子。问过以后才知道,制证处已经搬到候车大厅里了。
顺利办理了临时身份证明,打车回家收拾东西。夜22时31分,提溜着前年大爷(dàyé;爷字重读,即爷爷的大哥。区别于dàye)送的马扎登上北上的列车。
山东境内,一路拥挤不堪。刚过济南站不久,车厢连接处,隔壁车厢的一个小伙子,脱了一半的短袖兜在胸前,半躺在过道的地上给12306打电话投诉。投诉内容是列车员讲话声音太大,态度不好,车厢太挤,怕自己被闷死。快到德州站的时候,乘务员出来报站,小伙子指着头顶的检修门让乘务员把天窗打开。声称自己即将被闷死。
德州站以后,夜间再加上一路北行,温度逐渐转凉,小伙子似乎冷静了下来。兜在胸前的短袖也已经穿好了,车上也没有之前的拥挤。但车厢连接处的过道上依然坐满了人,车厢里也依然有很多很多人站着。小伙子抱着连着充电宝的手机,似乎在看电影,声音开的很大。他也沉浸其中,不时跟着情节哈哈大笑,丝毫没有顾及身旁的陌生人。期间转换各种姿势,终究还是没找到一个舒服的体位。
fanxiangjipeitu.png
△要求打开天窗的小伙子

29日

29日6点左右,天津站停靠后,车上大部分人都有了座位,即使没有座位的,也可以舒服的站着了,那个小伙子趁我一不留神溜出了我的视线。不知道是找到了座位还是在天津站下了车。
8点50分,被一阵争吵声吵醒,竖起耳朵听了半天,一大老爷们喝多了,在车厢内撒尿,并且不服从乘务员管理。坚持声称乘务员把厕所锁了,乘警长赶来依然声称乘务员把厕所锁了,没地方撒尿。乘警长要求他陪同去看看哪个厕所是锁着的,他秒怂了。随后被乘警长带走了。
之后的辽吉境内几站在持续的昏睡中,即将停靠德惠站时,悠悠转醒,其后无事。进入黑龙江境内,车厢里人越来越少。甚至有人可以占用三个座位躺着睡觉。
先写到这吧,此时在哈东站至绥化站区间,不知道会不会写后续,所以标题没加(一)。

最后修改:2018 年 05 月 30 日 05 : 28 PM

发表评论

12 条评论

  1. Cherry

    太逗了,这文章,嘻嘻哈哈

  2. 山野愚人居

    车厢里小便,这该是有多恶心啊!这种事都被你遇到了……

    1. 穿山丁
      @山野愚人居

      网上各种骂东北人没素质的,不是没有缘由的!

  3. 清酒云盘

    不错不错

  4. 葛一速

    国内交通还真是一个大问题,节假日人太多,站的地方都没有

    1. 穿山丁
      @葛一速

      然而早些年修高速路时还有人骂;路上车那么少,搞面子工程。现在一放假,堵的可以跳广场舞。 火车没办法,节假日高峰人太多,平时个别线路还空跑。不能养着一堆几千万的金属机甲,专门等春运、五、十一啊,春运赚的钱都勾不回平时维护的费用。

  5. 灰常记忆

    在火车上要打开天窗也是牛B了,根本不可能的事,没常识的人还真是多! 现在这个社会真正倚老卖老的估计不是太多,但是也不要抱太大希望。

    1. 穿山丁
      @灰常记忆

      时间会让一切成长,包括认知和感情。

  6. 芭比

    图片看的有些惶恐了

    1. 穿山丁
      @芭比

      哈? 惶恐啥?

  7. 夏念

    人间百态,刻画得挺生动。

    1. 穿山丁
      @夏念

      闲来无事的时候,才会刻意观察人间百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