界(一)

一直想把这件事写出来,可是过去了这么久,还是没有理顺这件事的来龙去脉。
曾经多次在老乡聚会的时候听到闫超说的一句话;“真诚的沟通来自于不断的自我介绍,大家好,我叫闫超。”那么,我就从自我介绍开始吧。
大家好,我叫图南山。没错,这是我的真名。图姓,一个比较少见的姓氏,起源于满姓“喜塔腊”氏。细究起来,我身上还流淌着一点皇族血脉。现在在某电脑城工作。
2008年中秋节刚过,我从有着东方莫斯科之称的冰城哈尔滨登上了南下的列车,来到了这座将会把我困住十年的城市。现在,我将把我还记得的那点事情讲给大家听。因为时间过去太久,再加上我脑子不好,诸多细节可能有所疏漏,望谅解。

第一章 灵车漂移

淄博市的人民路和西八路路口南北两侧,各有一个公交站牌,有遮雨棚和座位。然而却没有任何一辆公交车在这个站停车,因为这是个空站牌。第一次见到这个站牌的时候,我以为后续要在规划一条公交线在这个经停。然而三年多过去了,还是个空站。而就是这个空站,改变了我以后的生活...
2015年夏。某天,我记得是星期五,牛先生电邀酒局。下午六时许,准时抵达战场。一番历时六个多小时冲下水道般的开怀畅饮后,我彻底的丧失了反抗能力。迷迷糊糊中喝了两壶热茶,听着电视机里的打斗声,我的脑子似乎开始清醒了些。掏出手机看了一眼,凌晨一点半。起身回家,牛先生再三阻拦还是没能拗过我。里倒歪斜的下楼,打着醉拳从小区东门出来往家走。路过那个空站牌的时候,醉拳实在打不下去了。于是躺在了遮雨棚下的座位上,望着满天星星,脑子开始掉线了。
不知道迷糊了多久,一阵凉风袭来,吹醒了我。天上的星星已经被一层薄雾或者是霾遮住了。
就在我双手撑着160斤的肥肉勉强坐了起来的时候,耳边一声刹车,伴随着刹车声传来的是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“车辆进站,请注意安全,4路无人售票车开往齐赛科技。”听到“开往齐赛科技”,我瞬间清醒,因为那是我的目的地。没多思考便立刻起身,一边揉着被压麻了的胳膊,一边晃晃悠悠的上了车。
车上坐着十来个人,我随便找了个前排座位坐了下来。看着窗外,霾好像越来越重了,以至于车还没到下一个路口就已经看不清外面的路灯了,只能看到一朵一朵黄色的光斑。闲着无聊,掏出手机漫无目的的刷新着微博,却总觉的哪里有问题,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。可能是假酒喝多了,索性不去想它了。收起手机,透过风挡玻璃看着外面一团团光斑慢慢靠近又快速闪过,我忽然想到了到底是哪里不对!立刻掏出手机,点亮屏幕。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 02:11!!!
这个时间,这个城市,根本不可能有公交车!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恐惧吓的张大了嘴,却发不出来任何声音,耳朵里全是自己咚咚咚的心跳声,那节奏和强度比雪姨拍门还要强烈一百倍。想回头看看那十来个“人”,到底是人是鬼,却在刚抬起头的一瞬间发现了更可怕的东西。两束光斑打在风挡玻璃上越来越小,越来越亮。卧槽!这踏马是要对撞啊!!然而在这双重惊吓中我已经忘记了怎么控制自己的双腿。时间好像也变得越来越慢,眼睁睁的看着光越来越刺眼,对面的车好像忽然清醒了,向右打了一把方向盘。与此同时,公交车的司机好像也清醒了一般,向左打了个方向。两辆车结结实实的来了个亲密接触。灯光晃过的瞬间,我好像看到了车头上绑着个什么东西,白白的一团...花?随即听到了自己头盖骨碎裂的声音......

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,是一片白色的世界。不是医院。而是一片雪地,漫山遍野的一片白...
(未完待续)

最后修改:2018 年 01 月 15 日 05 : 41 PM

发表评论

8 条评论

  1. thornbird

    小编写的不错啊

  2. hqweay

    这结局该不会是穿越了吧 :-D

  3. Xiaomo

    既然有一,那就有二,催更

  4. 老鱼

    凌晨01.03看的我怎么办怎么办

    1. 穿山丁
      @老鱼

      (ฅ´ω`ฅ)怕啥,不就是坐个车嘛

  5. 林海草原

    空站牌,凌晨两点,4路公交车……

    1. 穿山丁
      @林海草原

      千万不要告诉我你听过这个故事φ( ̄∇ ̄o)

      1. RaresNote
        @穿山丁

        这是故事吗?还是故事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