界(二)

第二章 穿越?

当我以婴儿趴的姿势醒来时,远处的山,近处的地,一眼看过去全是雪。也许是酒劲还没醒过来,头疼的像是被动车组压过似的,还没反应过来为啥从大夏天一下干到了大冬天,胃里就一阵恶心,趴在地上好一顿吐。终于吐够了,顺手擦擦眼角因为呕吐而流出的眼泪。等等...怎么感觉毛绒绒的?把手拿开一看,心里一万个卧槽!这是啥玩意?烧火棍那么粗细的一根棍状物,头上还有个爪子,而这棍子和爪子浑然一体。这是......某种动物的爪子?不对!这他妈就是我的爪...呸!这是我的手!卧槽,赶忙看看另一只手,一毛一样,土黄色的毛!想站起来看看脚丫子,结果...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站起来。于是退而求其次,各种翻滚,扭腰,扭头,我终于把自己看全了。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看到我,一定会说“那只黄皮子得了疯牛病了吧?”。
无论如何我都想不明白,为毛我会变成黄皮子?仔细梳理一下今天发生的一切,莫名其妙的上了一辆诡异的公交车,又莫名奇妙的被莫名其妙出现的灵车撞死..等等,我死了?难道这是死后的世界?不对,不可能!没走过奈何桥,没喝过孟婆汤,没上过望乡台...最重要的是我还没结过婚,没上过大学,没上过大学生...
“想啥呢?小黄鼠狼。”一个声音打断了我混乱的思路。寻声看去,一个人盘腿坐在我旁边,戴着一顶黄色的帽子,目视前方,根本没有看我。好像是看着远处的山,或者是天上的云。这可着实吓了我一大跳。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?!刚刚像羊癫疯一样的折腾了半天,可真真的没看见身旁有任何人啊!
“怎么不蹦哒了?”看我愣着没有反应,他又继续说。
我懒得搭理他,说实话,是我不敢搭理他。今天发生的事实在是太诡异了!已经超出了我脑子能理解的范围。
见我不理他,他好像讨了个没趣似的,站了起来,拍拍屁股转身背着手就走了。走了十来米远我才忽然慌张起来,这荒山野岭的,就这么一个人。下意识的张嘴想叫住他,嘴里去呜呜咽咽的传出来诡异的兽声。他侧过头用余光瞥了我一眼,我刚要冲他跑过去的时候,他的眼神却凌厉了起来,冷哼了一声说;你且在这里,不要走动。
那眼神和语气,硬是把我定在了原地,半天才缓过神来。好吧,既然这么说,大概他是要回来的。也不知为什么,他说出那句话之后,我对这个莫名其妙的人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信任。

趴在地上,望着他远去的背影。忽然反应过来,艹!被骂了!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1 月 06 日 11 : 44 AM

此处评论已关闭

1 条评论

  1. Qicloud

    这瓜娃子,写的不赖不赖